• <table id="qssq2"></table>
  • <td id="qssq2"><center id="qssq2"></center></td>
    <xmp id="qssq2"><table id="qssq2"></table>
  • <bdo id="qssq2"><center id="qssq2"></center></bdo>
  • 海峽經濟網官網

    海峽經濟網

    首頁 > 商業 >

    羅永浩“真還傳”大結局 最早下個月還完債務

    中國企業家   時間:2022-03-21 16:46

    3月19日晚上,按照慣例羅永浩在“羅永浩”直播間做了場直播。
    他也許是從隔壁辦公樓來,那棟灰白小樓既是交個朋友1200人的辦公樓,羅永浩在杭州的“宿舍”也在這里;他也可能是從北京坐著房車顛簸10多個小時過來,因為大量債務人向法院對錘子科技進行債務訴訟,過去兩年幾乎每個月甚至每周他都會有新的訴訟相關公告或被限制高消費,所以羅永浩只好弄了一輛房車來往各地。
    但,這樣的日子即將結束。
    交個朋友內部人士向《中國企業家》透露,羅永浩最早將在下個月徹底還完債務,“無債一身輕”的時候官宣離開交個朋友重返科技界,“進軍方向與VR相關,依舊to C”。但未來,羅永浩仍會在交個朋友客串直播,“每年可能幾十場”,相當于是交個朋友“簽約藝人”,“簽約費”大約在1億元左右。
    這名內部人士表示,“老羅獲得的這筆費用包括了他接下來在交個朋友接到的商業廣告以及帶貨傭金等,將為其還清剩余債務所用。”未來,羅永浩還會將抖音“羅永浩”賬號贈予交個朋友公司,包括1927萬粉絲,抖音“羅永浩”也將改名“交個朋友”。
    “老羅所欠的整個債務為6.7億元,本來這個月就應該全部還完了,但這期間產生一些違約金、利息還有其他問題,現在變成7個多億,快8億,目前還有1個多億的缺口。老羅最近在全力借錢、籌劃。所以,交個朋友再給他一筆錢,把那個缺口補上。”上述內部人士表示。
    2020年4月1日晚11點,背負著6.7億元欠債的羅永浩,在抖音完成了直播帶貨首秀。數據顯示,這個“中國第一代網紅”整場直播持續3小時,支付交易總額超1.1億元,累計觀看人數超4800萬人。
    不久后,羅永浩和他的朋友們搬到了空氣濕潤的杭州,開啟賣貨還債的新職業生涯。雖然看似和科技不搭界,在直播行業,從頭頂的機位到地上的輔助定位紅線,羅永浩延續著他對細節的癡迷。只不過,他面對的產品從一部手機變為了一場直播。
    不到兩年,羅永浩一共做了超過一百場直播,而交個朋友也奪得抖音直播帶貨桂冠。2022年1月,交個朋友直播間發布2021年度直播數據:其以50億元的實際支付銷售額,位列抖音直播帶貨第一。交個朋友一名內部員工表示,直播兩年,交個朋友在各個平臺總GMV約在100億元左右。
    而羅永浩也在分身直播帶貨、脫口秀、廣告代言中獲得再次選擇的機會。他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償還在2018年6月以來的欠債。2021年歲末,羅永浩在微博上宣布重回科技界,將進入VR/AR/MR行業。這也預示著債務即將償清。
    3月18日,羅永浩在微博上回應:“嗯,創業三部曲之二的《甄嬛傳》完結篇還沒正式上映……創業三部曲之三就已經建組了... 雖然名字都沒起。”
    “目前,老羅還處于找投資、搭建團隊階段。”上述內部人士表示,“他的新公司在組建團隊后,會對VR、AR、MR等方向都進行技術路徑的研發論證,最后定方向。至于名字嘛,目前真的沒有想好,但肯定不會是錘子科技這樣的名字。”
    羅永浩表示:“萬一真有那么一天,Smartisan OS還是可以繼續活下去的,我會選一個預裝了Smartisan OS的任意品牌手機。”
    從英語培訓、智能手機,到直播帶貨,又一個行業即將因為羅永浩的到來平添一些趣味和期待。
    老羅=交個朋友30%GMV
    杭州濱江的云狐科技園是交個朋友的大本營,園區北門正對面是一棟名為“智匯島”的三層玻璃小樓。羅永浩在那里結束直播后,步行兩三分鐘到隔壁,幾乎全公司1200人都在那辦公,社恐嚴重的羅永浩只能乘貨梯到他位于十樓的辦公室。只要到杭州,這里便是他的落腳點。
    每個周末,羅永浩總會來直播五六個小時,到充滿他改動痕跡的“專屬”直播間。
    這里處處不同,主播背后展示商品信息的LED屏是并不多見的尺寸——6×9米,經過三四輪改進,老羅覺得這個尺寸鏡頭效果最好,并特地找人定制了一塊。但由于太耗電,這塊屏幕一般只有羅永浩直播時才會用。此外,相比于普通直播間的三機位,老羅要求多一個“頭頂”的機位輸入信號。雖然他的頭上有些脫發,但在帶貨空氣炸鍋那場直播里,多出的機位給了表皮焦黃的烤雞一個完整的俯視特寫。
    不過,羅永浩出現在公司的時間越來越少。
    “他現在是兩頭(在忙),所以只能在周末抽空做一場直播。一是全力地把這個債給還完,另外,為了新公司,他最近頻繁見了很多一線VC,已經談了四五輪,很多已經談定,馬上要投了。”交個朋友一名員工告訴《中國企業家》。
    此次“分手”,對于交個朋友來說不算壞事。交個朋友創始人黃賀曾明確表示,交個朋友并非是一個只有老羅的網紅工作室。在一邊培養新主播的同時,交個朋友也布局垂直品類的直播間。
    據介紹,今年交個朋友垂類號預計達到30個。而圍繞直播,公司已經延伸出七種不同業務,涉及供應鏈、新媒體營銷等。這種做法也的確逐步實現去羅永浩化。一名交個朋友員工透露,2021年,羅永浩個人帶貨GMV不到交個朋友總GMV的30%,今年這一比例將進一步下降。
    在外界看來,比起交個朋友的確定性,羅永浩的選擇充滿不確定。
    “新公司的規劃是未來3~5年都沒有產品,他要先把操作系統這些軟件做出來,然后再發布產品,所以在這個時間段,他可能會先埋頭科研,退出公眾視野。”接近羅永浩的相關人士透露,“他甚至覺得微博也會讓他分心,未來也會關停和注銷微博。”
    羅永浩對VR的看好從2016年開始便已有跡可循。
    彼時,錘子手機便曾在微博上公開發布過VR團隊的招聘信息。那一年被稱為VR元年,也是在那一年,HTC、Oculus和SONY三大VR頭顯相繼發售。一年后,羅永浩在一次公開談話中表示:“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我們的下一塊屏幕肯定就是VR眼鏡。”但最終,因為技術困難、內容匱乏、頭顯設備單價高等,VR從元年逐漸走向寒冬。
    2021年,這個難啃的硬骨頭又借著“元宇宙”重回大眾視野。在此之前,2020年6月,羅永浩在極客公園舉辦的Rebuild大會上放出信號:長期看好AR/VR市場,未來如果再做產品,極大可能是AR/VR方向。
    “老羅覺得VR的硬件成熟要5年后,因為現在功耗、重量各方面都沒解決。但它和摩爾定律差不多,各種工藝會慢慢演進,電池也會慢慢演進,所以他會先把軟件做好。”這位接近羅永浩的相關人士表示。此次融資也是按照五年發展方案去倒推,羅永浩算好了這筆打持久戰的賬。
    錘子科技已成往事,換來的只有一身債。但對科技有執念的羅永浩還是選擇再次回來。
    “我這輩子出現這么大筆債務之前,我可從來沒有做任何一件事,包括開公司,把賺錢放到第一位的。”羅永浩曾對《人物》說。當掙錢還債的使命完成時,賺錢不能再驅使羅永浩前進,他又選擇做回了那個科技界明星。
    癡迷細節
    2020年年底,馬化騰曾在年度特刊《三觀》中寫道:“現在,一個令人興奮的機會正在到來,移動互聯網十年發展,即將迎來下一波升級,我們稱之為‘全真互聯網’……虛擬世界和真實世界的大門已經打開,無論是從虛到實,還是由實入虛,都在致力于幫助用戶實現更真實的體驗。”他強調,全真互聯網是騰訊下一個“必須打贏”的戰役。
    和當年百家爭鳴的手機產業一樣,VR也受到多方重視。2022年年初,有消息稱騰訊擬收購游戲手機公司黑鯊科技。收購后,黑鯊將被并入PCG(平臺與內容事業群),并將業務重點整體轉向VR設備。而去年,張一鳴以50億元人民幣收購VR軟硬件研發制造商Pico。
    老羅早就注意到了這一點。
    “他覺得所有巨頭都只是一個非常小的團隊在做(VR),沒有重兵投入。在這5年之內,在巨頭沒有進來之前,先投入上千人,把所有的東西都做好,等到巨頭來了之后也來不及了。”上述接近羅永浩的相關人士說,“羅老師曾總結過錘科失敗的一個原因是進場晚了,但現在VR仍有機會。如果沒做出來,它的這些研發的操作系統也好,或者什么知識產權都可以賣出去。”
    這有些類似于當年錘子科技的思路。曾經有網友問羅永浩:如果有一天錘子不幸倒閉或者被收購了,錘子手機停產,只能用其他品牌手機的話,你會選擇用哪個牌子的手機?羅永浩表示:“萬一真有那么一天,Smartisan OS還是可以繼續活下去的,我會選一個預裝了Smartisan OS的任意品牌手機。”
    不同的是,羅永浩這次不用兼顧軟件和硬件,“先軟后硬”的策略在他看來更穩。
    在復盤錘子科技時,面對自我審視最為顯著的短板問題時,羅永浩換了個說法,認為這個品質也可以是優點:細節的過分癡迷。像喬布斯一樣追求細節還不夠,還需要對執行和產品周期的超強把控力,不然混亂一觸即發。
    “錘子t1真的很漂亮,雙面玻璃,UI界面放到今天都是有審美的。但過于糾結于細節,導致良率不行,后期產品發貨延期。iPhone6已經出來了,整個產業的窗口期就那么長。”一名同時期創辦硬件的創業者回顧時仍覺得可惜,“不像小米,管它好看不好看,先把配置搞上去,能按時發貨。”
    2018年5月15日,錘子科技在鳥巢舉辦了一場盛大的新品發布會,羅永浩冒著雨在舞臺上發布了兩年來的第一款旗艦手機堅果R1,同時展示了號稱“下一代計算平臺”的TNT桌面系統。演示中TNT系統出現卡頓,而堅果R1在延遲發貨后又接連出現3個質量事故,這是一系列管理問題的集中爆發:后蓋貼合不良;鏡頭磨花;烤漆開裂。
    三個月后,羅永浩在北京凱迪拉克中心舉辦的夏季新品發布會中推出了堅果Pro 2S。自那以后,再也沒有下一場發布會。
    但對細節的追求像是刻在產品經理骨子里一樣,在交個朋友時,羅永浩;〞r間在各種產品上。交個朋友一款耐克Airforce 1(空軍一號)復刻鞋,鞋面上的logo便是羅永浩的意見,靈感來自于左輪手槍,雖然有人說像生化武器的標識。
    3月19日的那場直播,羅永浩賣了雨傘、襯衫等。和往常一樣,底下黑壓壓的二三十人,選品經理就站旁邊。有做不好的地方,他會暫停直播,走下臺批評人。
    “有的時候會上品上錯類,有的口播信息和產品不完全一致,因為我們品太多了,一年要10萬個以上的SKU,會出現錯誤的時候。”一位交個朋友工作人員說,“不過,羅老師是一個很好說服的人,你不能告訴他他哪里不對,而是要拿出一個更好的解決方案。”
    這場直播結束后,今年50歲的老羅在交個朋友的直播又少了一場,但離羅永浩或許又近了一步。
    參考資料:
    《羅永浩的2019:告別手機圈,從“網紅”到“老賴”》品玩
    《羅永浩 最后一個倔強的人》人物
    《羅永浩官宣!將進軍VR(虛擬現實)、AR(增強現實)、MR(混合現實)類領域》中國基金報。

    聲明:本文由海峽經濟網http://www.downloadfilesonline.com/采編(轉載請保留)如侵權請與我們取得聯系。

    鏈接:/roll/lady/2022/0321/30211.html

    打印 分享到

    >>圖片 · Photo

    1/
    男生被室友玩弄,双手狠狠揉捏她的雪乳,女被啪到深处喷水gif动态图在线
  • <table id="qssq2"></table>
  • <td id="qssq2"><center id="qssq2"></center></td>
    <xmp id="qssq2"><table id="qssq2"></table>
  • <bdo id="qssq2"><center id="qssq2"></center></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