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ooo2o"><center id="ooo2o"></center></table><td id="ooo2o"><noscript id="ooo2o"></noscript></td>
  • 海峽經濟網官網

    海峽經濟網

    首頁 > 產業 >

    露營火了、帳篷熱了 露營“一夜爆紅”還能火多久?

    武漢晚報   時間:2022-05-16 12:03

    大草坪、藤編籃、格子餐墊已經不能滿足人們對戶外野餐的需求。今年,“會玩的人都在露營”。無論是星河下、云海旁,還是曠野上、林地間,一頂帳篷是標配,精致點兒的,還會掛上朦朧昏黃的小燈串。人們用“搬家式”的露營方式用力接近自然,熱愛生活。無論是真的享受還是跟風式參與,露營如今真的是火了。

    資深玩家

    平時有空AA制組織露營活動

    汽車音箱里流淌著鋼琴曲,一群人在天幕下悠閑地活動。有人在忙著為同伴準備食物,一塊塊牛排在爐子上吱吱作響,卡式爐上燉著一只大鵝,誘人的香氣彌漫在空氣中。不遠處的湖面上,三三兩兩的人劃著槳板,充分感受自然的魅力。歇下來的人則坐在折疊椅上,品嘗香茗。湖邊的淺水處泡著兩瓶紅酒,等待著最佳的飲用時刻。

    5月8日,記者跟隨一支隊伍來到黃陂一座人煙稀少的水庫邊體驗野外露營。雖然身處荒野,但露營生活處處透露著精致,隊員們說,“講究”的背后,是大家對生活的熱愛。

    “出來露營追求的就是親近大自然。”隊員鄭永軍(化名)一直玩汽車自駕,尤其喜歡走一些富有挑戰性的線路。疫情條件下,他開始尋找一些新的運動方式。2021年,在朋友的介紹下,他開始接觸露營,并很快成長為資深玩家。

    鄭永軍所在的露營圈現有100多人,來自各個年齡段、各種職業,大家平時有空時就會組織露營活動。“我們不問姓名、不問職業、互為免責、費用AA制。”

    鄭永軍等人的露營地選擇比較特殊,他們基本都會選擇遠離城市中心的郊區,人煙越稀少越好。近年來,武漢大大小小的水庫周邊都留下過他們的足跡。

    從市中心出發,輾轉2個多小時終于抵達目的地,每臺車上都載滿了露營裝備。湖邊沒有樹,大家就將越野車打橫停在湖邊,打開汽車后備廂用于支帳篷。

    為了這次露營,鄭永軍特意帶了一頂新帳篷,但支起來并不輕松,幾個人對照著說明書折騰一身汗才支好。記者注意到,完成整個露營地搭建花去差不多兩個小時。

    搭建完帳篷,就到了大家享受生活的時間。很多人自帶了槳板,穿上救生衣后享受在湖上泛舟的愉悅。也有人選擇在周圍的小山遠足,欣賞沿途的野花野草,草叢里不時會“撲哧”躥出一只野兔或者驚起一只羽毛斑斕的野雞。

    “這種生活方式我很喜歡。”36歲的隊員胡萍是一所大學的副教授,這次也是她第一次參加野外露營活動。“我也給很多朋友和同事推薦過,但大家都覺得去野外露營太艱苦。”胡萍說,“她們更喜歡周末到公園搭個帳篷,享受下親子時間。”

    普通家庭

    吃什么都按網絡清單準備

    和“鄭永軍們”相比,楊柯和朋友們的露營就顯得倉促又草率。距離“五一”假期還有一周,楊柯和朋友討論起假期去哪兒玩。有朋友調侃,“會玩的人都在露營”。為了不被新的生活方式拋棄,大家決定來一場說走就走的露營。跟著小紅書,他們一站式買齊了天幕、蛋卷桌、垂釣椅、野營爐等裝備,就連“露營吃什么”,也是跟著網絡清單準備的。

    露營地點,他們選擇在了離家近的金銀湖綠道,這個曾經被他們認為是小眾和冷門的家門口綠道,如今扎滿了露營者的帳篷與天幕。大家頂著烈日把帳篷搭好,把燒烤爐支好。男人們坐在爐子前煙霧繚繞的烤著串,女人們擺著從家里帶來的鹵菜、水果和蛋糕。

    那天結束后,楊柯的妻子發了一條朋友圈,九宮格的照片里張張都是精修圖,熱氣騰騰的烤串、湖邊木桌上擺放的精致蛋糕、孩子們在草地上撒歡的跑,一切看上去都是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的美好畫面。

    采訪時,楊柯卻不留情面地拆穿了這些美好。“那天太陽暴曬,我和朋友一起抬燒烤爐子時,把自己的胳膊燙了一個大包,回到家,我就感覺自己中暑了。”在楊柯看來,在家門口的綠道露營,就是他家客廳的延伸。楊柯反問記者,“為什么不能躺在沙發上安安穩穩睡個午覺,非要躺在帳篷里?”

    但當記者問楊柯,端午節假期打算如何過,他想了半天后回復:“要不繼續露營?”

    “為什么要去露營?”在微博和小紅書平臺上,被眾多網友點贊的回答是“露營是成年人的‘過家家’”。長途旅游已成奢望,城市周邊的露營為大家提供了難得的小憩一刻。正如不少網友感嘆,“露營是旅游的平替版本”,替人們完成了一半長途旅行的心愿。

    景區經理

    “拎包入住式露營”

    向“搬家式露營”轉型

    露營基地更先感受到露營熱的到來。2017年,云霧山景區就開始嘗試做篷客露營,40頂輕奢帳篷搭建在云霧山景區外的水庫旁,“沒想著能靠露營賺錢”,云霧山景區總經理王鏈杰坦言,這個不被看好的項目卻意外火了。從2018年開始,陸續有游客開始在小紅書平臺分享云霧山露營基地的照片,此后,露營帳篷的訂購越來越緊俏,“節假日都是滿員”。

    王鏈杰解釋,人們喜歡的“精致露營”有兩種方式可選,一種是露營地提供好裝備,游客只需“拎包入住”;另一類是自帶全套裝備,塞滿一輛車,“搬家式露營”。而現在,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更偏向于“搬家式露營”。

    最后,云霧山景區決定,從“拎包入住式露營”向“搬家式露營”轉型,將露營場地免費提供給游客安營扎寨,依賴免費露營吸引游客買票走進云霧山景區。和景區的預判相似,免費露營為景區實現了引流,“百分之七八十的露營者會買票進景區”。

    武漢姚家山旅游景區做露營服務已經近6年,景區副總經理孫海英告訴記者,直到去年,借著露營熱的興起,景區才開始實現盈利。6年時間,營地接待人數共計約9萬人,僅在去年暑期的7月和8月,營地就接待了超1萬游客,占到了6年總游客量的1/9。

    與傳統野外露營條件艱苦不同,新一代的露營者們更講究舒適、精致、情調,最重要的是拍照好看。帳篷是基礎,天幕是標配,必備的是漂亮的餐具和網紅酒飲,有人還會帶上手磨咖啡壺煮煮咖啡。這種露營方式被稱為“精致露營”或“野奢露營”。

    行業人士

    露營會變得比現在更熱

    小紅書平臺發布的“五一”數據顯示,露營熱度已經連續三年大漲。繼2020年“五一”期間搜索量同比增長290%,2021年“五一”同比增長230%后,今年“五一”期間小紅書上露營相關搜索量同比增長746%。

    “露營為什么突然火了”,在一家媒體發起的話題投票中,三成以上的網友認為,不用長途跋涉,也無須太高成本;近三成網友認為,大好春光不可辜負,出門放松身心;還有網友認為,這只是一場商業味十足的營銷,文藝范的精致照片制勝朋友圈。

    “露營熱可以看作是去年野餐熱的超越式轉變,也更加反映了年輕人想要親近自然,又不想完全脫離現代生活的意愿。”孫海英向記者分析,與傳統露營方式相比,“精致露營”不僅僅是一種戶外住宿方式,更是將戶外野營和現代生活相融合,是一種生活美學,也是一種生活態度。

    艾媒咨詢的數據顯示,國內露營人數已經達到3.6億次,其中精致露營占到總露營人數的20%,人群集中于21-45歲,年輕一代和年輕家庭占主導。

    露營熱仿佛“一夜爆紅”,“精致露營”還能火多久?采訪中,很多人也心存疑問,現在的露營熱是巔峰還是新起點?武漢市旅游協會相關負責人稱,露營產業剛剛起步。

    該負責人分析,露營熱興起有多方面原因。一是受疫情影響,景區紛紛封閉,大量有旅游休閑需求的市民可選擇地點大為受限;二是露營這種方式非常符合現代消費觀念。參與露營活動,成本低、消費門檻不高,可以便捷地親近大自然。

    對于露營熱的走向,武漢市旅游協會相關負責人表示,隨著人們的旅游消費理念的轉變,越來越多的家庭和人會選擇這種方式;同時隨著相關條件的進一步優化,尤其是房車的普及,露營會變得比現在更熱。三五年后,露營或許已經成為一種生活方式被延續下去。

     

    聲明:本文由海峽經濟網http://www.downloadfilesonline.com/采編(轉載請保留)如侵權請與我們取得聯系。

    鏈接:/html/society/2022/0516/30355.html

    打印 分享到

    相關文章

    >>圖片 · Photo

    1/
    2020亚洲卡一卡二新区,欧美一级欧美一级A片,青草国产精品小视频
  • <table id="ooo2o"><center id="ooo2o"></center></table><td id="ooo2o"><noscript id="ooo2o"></noscript></td>